重要的事说三遍:【2.0乐】不可拆不可逆不可拆不可逆不可拆不可逆

【谢乐】采莲曲(八)

谢衣 


说实在话,我真的很佩服乐无异。

——自然,自小他在我心中就是一副无所不能顶天立地坦荡无私的样子,入江湖行侠仗义出江湖赈济苍生,一生端的是轰轰烈烈无愧天地。

然而我今天要佩服的不是这个,而是其他。

这位大偃师在回来的第一天,就被数波杀手在家门口打了几个来回,虽然这些人都被我统统扔进刑部大牢里,但是接下来的几日仍是明枪暗箭防不胜防。这对乐无异的刻骨仇恨恋恋不舍,大有管你是什么定国公之子皇帝挚友当世知名大偃师,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这招惹仇家的本事,也是没谁了,不由得让人不服。

“所以,乐大偃师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人这么咬牙切齿?”

我扭头去看窝在我床上的...

 

【谢乐】湖上春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只是因为萌了这两句诗,脑洞大开,我也是蛮拼的,虽然感觉没什么违禁字,但还是图片吧。


 @独酌独醉独醒觉 亲爱的回报你的那啥加春梦梗,希望你喜欢,以及MMD继续加油╭(╯3╰)╮

 

【谢乐】采莲曲(七)

乐无异


一封加急的快报让本来释下重负,优哉游哉返回中原的我快马加鞭日夜兼程。

——准确的说是快“鸟”加鞭。

馋鸡被催得狠了,此时振翅高翔,嘶声长鸣,犹如流星一般直坠而下,重重砸向巍峨的皇宫,那气势大有来势汹汹之意。

我慢斯条理地伸手入怀,在包围着的卫士们的兵刃快要劈上脸的时候,金光悠然抵住剑尖:“带我去见陛下。”

皇宫中自然没有人认不出这嚣张的御赐金牌,难得的是我也能凭借此嚣张一回。

没错,看馋鸡这么威武的降落方式就知道我不是和老友叙旧来的,反正我们那些鸡毛蒜皮追忆往昔都有的是时间,目前没有比眼下的事更重要了!

亲爹派了精甲十二卫一路对我围追堵截传...

 

【谢乐】【采薇G文】瞻彼日月,悠悠我思(续)

前文链接:http://zhuanwan.lofter.com/post/2afa8b_18a0abb

迟迟而来的后半部分_(:з」∠)_    

刀,慎入


第四世 绿兮衣兮,心之忧矣


细雨成线,滴落在沁然透亮的黑瓦上,蜿蜒过蛟龙跃海的花纹,飘然而落。栉比鳞次的房檐的更远方是层层叠叠的马头墙,鳌鱼的座头被洗刷的格外神气十足。

烟雨蒙蒙的小镇五月,静谧到令人沉醉,唯余雨声轻轻打在青石板上。青砖门罩下避雨的青年,虽是初来乍到,同样也被这场突如其来却又美好无比的细雨吸引了全部心神,湿漉漉的棕发被他利落得绑起,却还有...

 

【谢乐】采莲曲(六)

夏夷则


今日的阳光殊为不错,与我心情却并无益处。南疆战事正酣,虽然只是与南蛮小规模交锋,但南边的诸侯王与南蛮暗通曲款,自立国以来已非密闻。虽我已借太后寿诞将至的名义诏了诸侯王入京朝贺,但仍是有一些人借故推脱,迟迟未至,故意敷衍。可恨我继位时日尚短,且太后也非生母,难以一心,仍需步步为营,小心打算,不可走错半步,方能渐渐削弱诸侯王权。

想起南疆战事,自然想到被我一留再留的闻人,也不知她在南疆如何,复又想起昨日准时送到京中的东西,又觉得以她之能,小小南蛮必不是敌手。

我摸了下手边的木匣,心下大定,屈指敲了敲案几,不远处的内侍碎步至前。

“谢侍中呢?”

“禀...

 

【谢乐】采莲曲(五)

乐无异


从我重遇师父至今,我都尽量让我们的生活归于平凡甚至平淡。他知道我的身份是“偃师”,可对他来说,“偃师”的定义大概就是在他生辰时能送他一只栩栩如生会跑会叫的小猫小狗的高级木匠。

偶尔超出世俗的惊喜能够给孩子的童年增添几笔奇幻而神秘的色彩,但是若每日都消磨在妖魔鬼怪术法强力中,那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出于私心,我只想让他有个和别的孩童一样的童年,无忧无虑。

馋鸡被我叮嘱不得在师父面前化为妖形,免得吓坏小孩子。偶尔我会去师父留下的偃甲房中捯饬一番,秉着物归原主的心态,将师父留下的各种材料做成耐摔耐磨耐玩的小东西,并不开启中枢,亦不运用术...

 

【谢乐】采莲曲(四)

夏夷则


过了年,改了年号,我这皇帝的位置总算是坐稳了。年后一路忙乱,竟没多少时间和乐兄与闻人姑娘好好聚聚,乐兄如今是富贵闲人,倒是闲暇颇多,但闻人姑娘的时间却不充裕,我一边往各种赐封诏书上“咣咣咣”地戳着大印,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给百草谷再下一道旨意。

却没想到首先向我请辞的竟是乐无异。

他一身正儿八经极为隆重的定国公世子超品朝服,文质彬彬的向我行礼,口中竟也能说出几句客套的问安话,三年历练,倒真是长进不少。抱着孩子行大礼我看着都替他辛苦,用下巴示意他坐,感叹了句:“你越来越像这孩子年轻的时候了。”

这话不伦不类的,我身边的内侍本来就弓着的腰恨不得再低点,似...